必发88:大湾区传统金融与创新的融合发展分享研究(演讲实录)

  • 时间:
  • 浏览:54

  新浪财经讯 5月22日消息,2019新浪飞亚论坛成功举办,大时代藏大机遇,聚焦大湾区金融创新,从时代浪潮掘金。WeLab虚拟银行董事局主席陈家强、香港交易及结算所有限公司首席中国经济学家巴曙松、中国光大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兼副总经理、绅湾资本(筹)负责人陈爽等出席论坛并致辞,知名机构、重磅嘉宾集聚于此,深入观摩香港资本市场,与香港一线投行深入交流,为企业的未来发展成就资本之路。

  在圆桌论坛环节,前海管理局香港事务首席联络官洪为民,瑞银财富管理亚太区联席主管、瑞银香港区主管及行政总裁卢彩云,香港中文大学商学院副教授兼亚太工商研究所主任 湛家扬,CEO of WHub and COO/CFO of AngelHub KARENA BELIN,同盾科技副总裁兼首席财务官陈达亮,CryptoBLK联合创始人 Andrew Hon等出席。本环节圆桌论坛的主持人是前海管理局相关事务首席联络官洪为民洪总,探讨主题为“大湾区传统金融与创新的融合发展”。

  

  在本次论坛将主要与大家分享:金融科技如何来帮助银行业解决痛点?如何给香港定位,拥抱科技,如何能够在大湾区形成更加有效的融合和协作?怎么样去发展香港的金融科技企业?在大湾区如何助力初创企业的发展?

  以下是演讲实录:

  有请各位嘉宾登台,共同探讨“大湾区传统金融与创新的融合发展”。本环节圆桌论坛的主持人是前海管理局相关事务首席联络官洪为民洪总,那接下来我就把话筒交给洪总了,谢谢!

  洪为民:这是我们今天唯一的英文环节,之前我们是用中文进行对话,请大家原谅我们,如果需要,我们可能会更多来使用英文进行这场圆桌对话。

  我们之前讲到所谓的传统金融如何能够助力科创发展。我们看了一些背景,不过时间有限,不逐一对嘉宾进行介绍,直接向大家提出问题。

  传统香港金融业是希望能够在稳定香港金融中心地位的同时又更好的来适应未来,并且能够为可持续发展作出贡献。第一个问题,提给来自于瑞银财富管理的卢彩云女士,我知道您是一位银行家,您代表的是传统的银行业,虽然说瑞银可能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传统银行了,有许多创新。当然,对于传统银行来讲有很多弊病或者弊端,所谓的金融科技如何来帮助银行业解决他们的问题,在这方面瑞银到目前为止有什么样的举措呢?

  卢彩云:非常高兴能够与大家分享一下我对上述问题的回答。

  就我而言,我是来自于瑞银亚太区,我们最近刚刚看了政府的白皮书,如何对香港进行定位。在这里面我们行业有怎样的痛点?

  第一点,传统人才短缺是非常明显的痛点,没有足够的人才库。不同的市场竞争者之间在打人才战,同时也没有足够的新鲜血液。金融科技对于一些年轻刚毕业的学生来讲非常有吸引力。在这个行业中,我们和香港金管局合作,做了一些实习计划,来吸引年轻人入行。很明显,我们会去看技术部分、金融科技部分。

  第二点,监管。我在这个行业30多年的经验里,有很多变化。监管的要求包括AEML、反洗钱、反资恐等要求都非常高。同样我们也看到有些行业整合,比如一些国际银行,因为成本太高的原因,可能决定退出了。我们应该要往前看一步,不仅仅是只看我们自身。除了人才以外,还应该去思考如何更好的使用技术,并且让我们的业务或者我们的流程更加简洁、便利化。

  第三点,不断满足客户在变化的需求。我们看一下财富管理行业就会发现这个行业也在发生变化。现在可以说有很多来自于金融科技的颠覆。怎么样去满足这些客户的新兴需求,尤其是一些年轻客户群体的需求。这也是不断为我们提出了挑战。像这样一些话题,我们一直在仔细的认真的思考,如何去解决。当然,我们并没有那么传统。虽然我们是在做私人财富管理,我们同样也有金融科技委员会,看如何把科技运用到财富管理当中。在亚太区,我们做财富管理,我们在香港。瑞银是非常重视和科技的合作的,尤其是在市场上那些很好的科技公司。在这次论坛之前,我们也提到过很大的一个挑战,必须要克服的。那就是思维方式的变化和文化的适应。我们如何能够更加具有包容性,更加具有合作的能力。我相信可能有些人曾经也遇到过类似的挑战。因为在银行当中,我们是不允许在社交媒体上和客户进行沟通的。但现在,我们知道微信基本无处不在,所以我们的痛点最近经常遇到,也是成功克服了的一个问题,就是对于公司。

  洪为民:这是不是一个监管要求?

  卢彩云:是的。因为银行是必发88必须要证明比如“我是我”,同时也要提供证据来证明你所有的沟通是合规的,还要对它进行记录在案。我们会寻找金融科技帮助我们解决问题,因为不使用微信是不可能的,我们必须要跟客户做沟通。最近一段时间我们发布了UBS顾问微信号。我们可以通过这种方式满足监管需求。这就是其中一个例子,我们如何和金融科技一起合作。没有金融科技,我们自己是绝对单枪匹马做不到的。

  在Fintech方面瑞银做了哪些事情?我们虽然是出身传统银行业,有100多年的历史。但现在仍然也非常重视科技的作用。在全球,我们有四个创新中心,新加坡、伦敦有三个,亚洲是非常重要的部分,所以我们三年前九龙投办了创新中心。我们希望能够建立一个很好的连接平台。我们会和初创企业、学术界一起合作,包括香港科创基金也是我们的合作伙伴之一。我自己也是其中委员会的成员之一,和香港科技大学也一起来投一些初创企业。比如我希望在未来能够诞生我们自己的大疆。

  当然,过去说所谓的花旗银行、汇丰是我们的竞争对手,但我现在一直跟团队讲不是这样的。传统银行不再是我们最大的竞争对手,我们要和一些金融科技公司拥抱、合作,从而才能继续保持我们的领先地位。

  洪为民:谢谢卢彩云女士。我想请大家讲一讲所谓的金融科技和科技金融。我们所有问题都是围绕这个主题在做的。很明显,大家知道金融科技、科技金融,如果有时间,可以再做更详细的阐述。

  下面请湛家扬先生,他是银行的技术专家,曾经就职于数码港。我想问在香港我们如何能够善用自己的定位优势,去拥抱金融科技,我们是金融中心,如何能够在大湾区形成更加有效的融合和协作。

  湛家扬:你的问题问得非常好,但我要恭喜卢彩云女士,因为我看到你对改变有很大的热情,但真的很难。

  我明白,我接触了超过1000家的初创企业,他们都想要和大企业合作。很明显,我看到有失败的时候,也有成功的时候。所以非常恭喜瑞银。当然必发88,如果要回答刚刚主持人的问题,一句话。如何往前走,如何能够帮助企业和初创公司。就一个关键词——开放。开放有很多含义,比如华为现在非常火热,他们就是用开源技术,因为安卓是开源软件,所以可以在原代码上继续做创新。文化的改变也是如此。

  香港金管局做了很多贡献,我们说到开放接口,Open API是非常重要的改变动力。无论您是在旅游、物流或者零售,都可以用这个OPEN开放式的API,然后就可以提供一个非常好的顾客的经验。顾客的体验,他们未必需要金融的服务。他们可能需要去东京,可能需要安排一些货物从一个地方去另外一个地方,我们怎么样去结合所有。一个开放式的API就是这样的。

  比如花旗银行,它现在不是唯一一家银行可以做,也可以用其他的方式。因此花旗银行也需要重新定位。现在有些花旗银行或者前身是花旗银行,现在的定位不一样了。当你问一些高层人士会怎么做,他们不会说我是一家银行,会说我是一家科技公司。其实这是一个文化上的改变,好像一家科技银行去处理跟所有银行的交易。现在香港就开放,我们也可以鼓励更加开放,比如开放式的API,也可以鼓励所有文化的交流。可是我可以看到有更多合作是非常成功的,怎么样可以帮助他们,怎么样去应用这些企业。有些企业吸引了很多内地、海外的初创公司,然后跟企业合作,确保他们也可以获得采纳。最终的使用者可以用这些。我刚刚也试过,你有一个竞争的优势,他们刚刚创业时没有几个顾客。香港具有所有联系,他们已经接达所有的国家。因此我们可以吸引,最好的是金融科技的公司来到香港,来帮助这些人,可以在一个全球的竞争里竞争。这个开放是我会用的字眼。

  洪为民:下一个问题,我想问KARENA BELIN,根据《香港金融科技白皮书》。香港的生态系统跟其他地方比较是怎么样的,哪些方面是香港需要跟上的?假设我们有的地方还是落后需要追上的,怎么样去发展香港的金融科技企业呢?

  KARENA BELIN:我想说我会说一点点普通话,不过不会讲很多,非常感谢!

  我们有一个关键词,让所有人都记必发88官网得,就是这是一个蓬勃而且多元化的生态系统。您讲到派皮书,我们的白皮书是170页长。我请大家都下载,这是完全免费的,稍候您就可以看看这个白皮书,里面的内容是非常精彩的。

  您讲的准备工作,香港不光是讲金融科技,全球来说是数一数二发展最快的生态系统。现在很多公司也是独角兽,也是全球密度最高的。在这里面,我们都聚焦在金融科技领域,占了香港生态系统的15%,可是它也是非常多元化的。很明显,在财富管理、全球咨询服务也是在香港出台的,包括汇款、P2P同级借贷、股权融资等都在这个范畴。

  另外,您提到我们有一个非常好的规管架构,一些发展特别快的,获得了银行牌照,加密范畴也有发展。我们有一个新的板块,就是虚拟银行。刚刚也发出了这方面的牌照。

  您的问题是怎么样把香港定位在全球的位置上。答案跟一年前不一样了,六个月后可能也会非常不一样,因为现在增长的速度非常快。再看看规管架构,这个速度增长非常快。2016年金管局刚刚开放了这个平台,一年后保监局加上金管局成立了一个合营机构,也是初创企业。2019年初刚刚发出了虚拟银行牌照,也是有一个股权融资机构。所有这些东西都发展得很快。

  第三个问题是怎么样可以把香港放在全球十大金融科技中心的地位。我们也讲到人才方面的问题。现在争夺人才是全球在做的。在香港金融业里有很多人才,比如银行界,以传统方式来经营,现在也希望吸引更多人才,特别是金融科技方面。同时我们也可以看得到,有更多人才会来。因此,这是非常重要的。大湾区的概念,其实是让人非常兴奋的。在深圳还有这里也是希望所有人才到来。这是其中一个机遇。从顾客的角度看,很明显香港还是有东西可以学习的,可以从中国身上学到很多东西。现金方面是独立的。因此我们用10块美金一个月,我在香港是10-20分钟,一上的士就已经花了这个钱。

  最后您讲到香港应该利用什么优势,其实他们都需要找自己本身的优势,不一定要抄袭别人所做的。主要是我们要看看我们的规管架构。比如金融科技、科技金融,看看怎么样可以在全球议程上定位我们自己。我们也要看大湾区的优势,也在探索在银行间怎么样可以互认牌照。这个如果能做得到,是有帮助的。

  洪为民:您的意思是说有一个跨境牌照吗?

  KARENA BELIN:对。

  洪为民:这也是一个很好的构想,稍候也可以再谈,谢谢KARENA BELIN。您也讲到如果5年前问我这个问题,我也是其中一个批评金管局,当时他们做得不够好。稍候他们就不再问我了,可是他们也做了正确的事情。

  下一个问题是同盾科技陈达亮先生。

  您选择这个智慧的风险管理。在香港金融科技的发展有些什么优势,怎么样可以跟大湾区联系起来呢?

  陈达亮:因为同盾科技用英语来念和难念,同盾科技是一家科技公司,是来自中国的。我们在中国有1万个用户,超过300家银行,40-50家大公司,包括腾讯等等。他们全都是我们的顾客。因此我们现在做的生意,主要是怎么样帮助客户通过科技控制他们的风险,人工智能等等。我们想的是用什么方法可以看到客户的履历。在国内有3家银行,他们也是用新的科技,我们有这个市场,也有成功的经验。同时我们也有美金的投资在内地,在香港有20家这样的银行,这10家银行中只有1家愿意尝试一些新的东西,因为香港人才的费用是非常昂贵的。我们希望可以维持开放,如果所有东西都保持开放,那可以由上而下。有很多业务,有很多企业是持开放态度的。比如我们看到虚拟银行。可以看到内地的公司有科技的背景,这也是一个开放的方式。

  另外一点,我们怎么样利用科技。在香港也有很多限制。比如说所有的交易如果是跨境,获得的数据在国内已经持有超过4个亿人口的个人资料,还有很多数据都会输入给我们。这也是我们利用这些数据帮助客户做决定。可是我们是不是可以把这个资料从深圳输入到香港(跨境输入),我们能做的是有一部分公开的,不能够改变香港的政策,也不能够改变这个法规。最近有一个新的科技,联邦科技。我相信大家可能会知道,联邦学习。我们把这个数据从内地拿出来,但不需要把香港的数据送到内地,也可以做机械的学习。这是由下而上的开放。现在有超过1亿API成本可以转移。API的开放是非常重要的。我同意陈先生刚才所说的。我们希望把所有的东西都开放。在今年的下半年,同盾TDS有一个计划,开一个香港支行。为什么我们会来?因为从上而下的开放,还有开设办公室,也可以看到新科技的开发可以让我们开始发展从上而下的开放。我们管理层现在已经做了这个决定,要来香港。我们在新加坡有业务,在马来西亚有生意,但在香港暂时还没有生意,现在我们会很快的回到香港来。

  洪为民:这是很好的,我们也可以有一个离线讨论,有关政策方面的。您刚才说的有关联邦学习。这个知识已经有了,我也建议跟深圳建立特别的地区做数据,比如福建的长乐。这个概念是你有一个特别的地区,一些敏感的数据不能够拿走,可是一些公司机构也可以进去进行研究,利用这些大数据做模型。我建议我们也可以在深圳做类似的工作,帮助香港公司来取得这些数据。

  KARENA BELIN:从这个方式来获得来自中国的数据。因为我们可以看到,在金融科技方面,事实上能够助力超过三分之二的公司更好的对数据赋能。这也是我们共同努力的方向。

  洪为民:下面一个嘉宾更加技术,就是Andrew Hon,它来自于CryptoBLK,这是一家区块链公司。你为什么选择了做区块链呢?你觉得区块链有什么样的好处?怎么样能够赋能传统金融业?请您讲一讲。

  我想大部分在座的观众可能都已经听到了金融业如何能够获益于区块链。你可不可以讲一些特别的大家没有听过的内容呢?

  Andrew Hon:首先大家说到区块链可能都会想到比特币,但并非如此。其实区块链比比特币要复杂得多。我们非常感谢银行能以一个开放的态度来支持区块链的发展,同时我也非常感谢开放接口、开放API。因为我们大家都需要开放接口来和银行合作。

  香港这种讨论已经有超过四、五年的时间。我过去和香港金管局有非常紧密的联系,包括区块链白皮书、沙盒监管实验等等,我也都参与其中。这是我过去的工作。那时候所有的银行都在尝试这是不是一个好办法,他们知道需要有创新,但不知道区块链是不是一个合适的途径。我想说这是一个很好的办法,能够让银行去尝试这种最有创新性的应用。当然,我也非常感激香港金管局给予我们的一些帮助。

  如果有家小公司他们想要做运用,想和银行合作,就可以通过金管局所建立的经管沙盒进行尝试,然后再推出市场,如果技术成熟的话。这对于香港而言是一个非常好的事情,我们也有很多进展。过去5年时间里,香港金管局做了很多工作。我了解到他们也一直在不遗余力的支持金融科技的运用。

  回过头说区块链,区块链不仅仅是以太币或者比特币。为什么我们选择区块链?区块链就是一种运用,在多方之间进行多方交易的运用,不需要让各方集中到同一个地方。比如我们想到的是分散型的技术或者去中心化的技术,我们说到的是数据。数据可以留在银行,可以不用向外分享。数据仍然可以留在银行受银行控制,同时又可以把整个流程进行分享,这是一种很大的透明度,让我们进行交易,可以签名、认证,每个人都知道这个交易方已经做出了一些交易的动作。

  整个过程都是透明的,每一个相关方都可以看到交易的过程。除了银行以外,还有公司和其他商业。他们可以通过单一的渠道去监控所有的交易,而不需要把信息公开或者迁移。他们可以在自己的数据中心做这件事情,不需要在各方之间进行数据的披露或者分享。这是一个很好的运用。我们讲到的是产品可以在银行当中去使用。当然,也要非常感谢银行的OpenAPI开放接口,否则这一切都不可能实施。

  在金融业,有些资金进入,来进行一些技术的开发。我们是希望能够把整个交易金融嵌入到区块链中。银行可以很好的使用它。他们可以把数据和交易的东西放进去,同时我们也可以把更加先进的技术放进去,我们可不可以用AI或者其他金融科技放进去,让这个技术更加的先进。在香港,我们对于区块链的接纳早就开始了,包括在香港有多保险公司区块链体系,在香港的保险公司使用了许多服务。其中一些讯息会通过区块链的途径以及链条进行分享,就可以进入到区块链体系里,你就会看到这样一些数据到底是否验明正身。

  这都是我们对香港金融业作出的贡献,也是世界金融业作出的贡献。这种多方的交易,可以不再局限于单一的实体或者不再需要在集中化的地方进行交易。

  洪为民:非常感谢Andrew Hon的分享。我们知道区块链不仅仅是意味着数字货币,其实正如之前提到的德勤,他们就提到过在香港区块链扮演的角色,那时候说我们要迎头赶上,那时候是说B2B对公业务,但我相信这个业务会更加广泛。

  我再邀请各位提问之前,首先问一问各位嘉宾,所谓的传统金融如何助力金融科技?不仅仅局限于区块链,包括基建等等,或者如何帮助初创企业。讲到风投、私募,还有没有其他方面。去年我在非洲参加了一个会议,当时有一位代表来自于欧盟。他问我们的技术创新能不能离开硅谷去做,能不能在别的地方做。这个问题是由欧盟提出的。

  大家知道,在传统银行业,可能在你们的角度来看,比如卢彩云女士,你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卢彩云女士我知道你也有一些私募的帮助。如果我有市场、有产品,如果我想要让我的企业步入正轨,我是不是会找银行要资金,而不是寻求B轮融资呢?我想问传统银行业是如何看待初创企业的发展?我们谈到的是在大湾区有成百上千家初创企业,你如何帮助他们吗?

  卢彩云:对于金融科技的初创公司,如果您想和传统银行进行合作。当然我并不是说针对UBS,只是我希望你们应该搞清楚问题所在,你们想要解决的问题是什么。这是最重要的问题。因为传统银行要做预算、批,要花很长时间。如果你真的能够把这个问题清单说清楚,就解决了很多问题。

  第二,一般情况下,在过去我们看到的挑战是有些信息是非常保密的。你怎么能够知道这些初创公司遇到了怎样的一些挑战和痛点。另外是尽职调查。有些公司一定要做尽职调查,来确保他们的可信。比如公司的治理是否合理或者公司的规模到底有多大,公司和银行是否能有一致的目标。比如你想往左走,我想往右走,这就不行,我们应该要知道最终的目的地是什么。要有合适的策略、足够的规模,来支持目标的达成。对于我来讲,确确实实要改变我的思维方式。那就是要认识到变化的紧迫性。如果我不去颠覆自己,我会被其他人颠覆。我就没有机会了。颠覆的紧迫性是非常重要的。另外是合作的影响,我们不可能单打独斗,如何能够更快的更有效的去达成目标。这是我们应该要去问的问题。

  湛家扬:很明显,对于初创公司而言,你必须要抓住机会,如果有像UBS这样的企业来找你,如果他们做了黑客比赛或者竞赛,请一定要尽可能参加。其实不是说为了获奖,而是为了帮助你们去克服挑战。香港可能需要去参加黑客马拉松,初创竞赛非常重要。因为只有一家银行,一家保险公司参赛了。这是非常大胆的行为。它不仅仅是服务金融企业,其实科技是没有界限的,你看其他公司,比如银行和零售商,他们就可以创办一个竞赛。这是我所谓的2.0,大家可以携手打造一个非常好的客户体验,来帮助他们改善支付的体验,帮助他们更快的出行,怎么样能够打造完整的客户旅程。这是非常重要的。银行一个人是完成不了,或者单一的零售商也是完成不了的,所以我们必须要做这样所谓竞赛2.0,来帮助不同的业界能够携手。

  卢彩云:我完全同意你的说法,不仅仅是颠覆银行。我们说到很多竞赛,其实70%的企业他们是来自于传统的零售业、地产业。你可以想象他们的压力有多大。我们也邀请了技术初创公司一起去展现出他们所理解的未来发展趋势,怎么样更好的去颠覆或者创新传统行业。

  洪为民:你认为应该建立生态系统,你做的就是生态系统,你就是当中的初创公司。那银行扮演怎样的角色呢?在初创生态系统里,银行应该发挥怎样的角色?

  KARENA BELIN:银行可以做出资方,还可以做更多工作。比如瑞银,我知道你们是非常好的,你们也在尝试寻找一些办法来进行共同创新。我完全同意。因为我觉得我们现在做的最成功的一个项目就是让不同的业界去携手。

  当然,你刚才提到金融科技,它其实是对于传统银行业的一种脱身,并且成为了虚拟银行。这一点非常重要。我们看到了银行给予很多机会,让初创公司去验证他们的一些概念。当然,你可以去融资、出资,同时也可以了解一间公司所牵涉到的风险或者挑战是什么。

  非常简单的原因是很多这样例子都已经显示了如果市场可以开放给初创公司,银行也愿意用这个CBC的做法。我们自己在香港的孵化器也还没有进入中国的市场,我们有一个策略的伙伴。不光是提供金钱,同时对您的计划还有加快的计划,这些策略伙伴也是面对面的,互相认识的。这也是非常重要的。

  Andrew Hon:我完全同意。我觉得这个加快的计划还有创新的部分,也是做得非常好。其中一个关键的信息是对于初创公司有这个,否则就不能找到长期的客户。长远来说是可以成功的。也有一些策略的伙伴会来找你,这就是发展的方向。这是很直接的,您必须从这个开始。

  陈达亮:从我的角度来看,我觉得这个假设是非常有意思的。银行本身作为一个借贷人。你去银行,希望他们给你融资,就要签署一个合约,你就同意所有的细节,并且也愿意提供所有的资料给银行。银行就有这个资料,也有你的财务状况等等。银行的问题是不能够光依赖他们所知道的就给你钱。我的建议是传统的商业银行如果有机会,应该跟一些科技公司建立伙伴,然后就可以帮你做这个决定,究竟是不是要发出贷款。整个过程就变得比较容易。银行就可以知道哪一个客户可以借钱给他。

  洪为民:现在银行都在做了,他们发出的贷款,30%是来自自己的钱,七成来自于银行。我现在邀请台下观众发言,否则我就不是一个好的主持人了。

  提问:请问瑞银,企业银行、个人银行,哪一个是重点,多少资产符合你们VIP的标准?

  卢彩云:我稍候离线跟你谈,有关科技和金融的课题。其中一个可以向大家保证的是中国对瑞银来说是很重要的策略市场,有瑞银的证券还有中国市场的公司。稍候可以跟你再谈。

  提问:非常感谢大家的分享。作为一个科技大学的现任学生,我非常有兴趣知道刚才您讲的重点,究竟您在找的是哪一类的人才?在大湾区有哪些方法可以吸引这些人才来到并且逗留在这个地区。

  洪为民:这个问题需要问银行还是谁?

  Andrew Hon:我们正在找各种各样的人才,我的公司的同事来自全球各地,有菲律宾、法国,在香港科技人才非常短缺。我们公司有很多这方面的人才,但我们欢迎各种各样的人才,他们来自世界各地。比如有银行知识的、有科技知识的,有一些是有设计。这些目前来说都是很难做的,还有是金融科技、规管方面的。比如如果您有一个法律学位,我们也很欢迎。

  KARENA BELIN:从初创公司的角度,您肯定可以看我们的网页,我们有超过1000个工作机会,还在不断招聘。一般来说,我们希望可以建立一个成功的初创公司,不光是科技人才,我们也希望各种各样的人才,所以任何时候我们都欢迎,金融服务、科技范畴都需要。而这些方面再加上金融服务才是最重要的。

  卢彩云:我们在找的是传统银行还有年轻的人才,多元化是关键,同时也需要有远见,就是现在的顾客是谁。更重要的是将来的顾客是谁。很明显的科技背景,也知道这个行业,也认识银行业,认识科技也很重要。因为中国是一个重要的市场,除了各种各样的语言,普通话是非常重要的。愿意到处跑来跑去很重要。一个国际集团有很多机遇,随时愿意就启动很重要。

  湛家扬:回到商学院,科大的唐教授在这儿,他们有一个很好的课程,不光是学位课程,还有硕士课程。这个课程不光是教授,我曾经参与过一个科大所组织的课程,有超过500个年轻人来到校园,尝试去创新硬件硬件和软件。从大学的角度,不光是教授,也希望可以安排这些比赛,让企业来做好准备,他们才可以建立企业。

  陈达亮:我们正在开设一家香港的支行,我们也希望找到总裁、首席财务管等等。

  洪为民:作一个结论,您正在适当的地方,适当的时间。现在我们的讨论到此为止,非常谢谢大家的参与,同时大家也非常有忍耐、包容,谢谢!

  主持人:谢谢洪总的主持,谢谢参与的嘉宾。大家都给我们非常独特的启发,有关科技创新,我们需要做些什么才可以面向这个新的年代。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改变都是非常深刻的。因此我们需要包容这些改变,同时也需要持有开放的态度,这是很重要的。


必发88官网 必发88 必发88官网